<i id='jj00b'><div id='jj00b'><ins id='jj00b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1. <acronym id='jj00b'><em id='jj00b'></em><td id='jj00b'><div id='jj00b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jj00b'><big id='jj00b'><big id='jj00b'></big><legend id='jj00b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<span id='jj00b'></span>
        <ins id='jj00b'></ins>
        <i id='jj00b'></i>

        <code id='jj00b'><strong id='jj00b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2. <tr id='jj00b'><strong id='jj00b'></strong><small id='jj00b'></small><button id='jj00b'></button><li id='jj00b'><noscript id='jj00b'><big id='jj00b'></big><dt id='jj00b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jj00b'><table id='jj00b'><blockquote id='jj00b'><tbody id='jj00b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jj00b'></u><kbd id='jj00b'><kbd id='jj00b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jj00b'></fieldset><dl id='jj00b'></dl>

          從樊勝美到房似錦 “極品媽”的人設已廉價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5
          傷情最是晚涼天,憔悴斯人不堪憐。大傢好,這裡是有點憂鬱的小編。小編整理瞭半天,給大傢帶來瞭這篇文章。

          (原標題:從樊勝美到房似錦,“極品媽”的人設已廉價)

          新京報3月6日報道在3月4日播出的《安傢》中,房似錦的極品老媽潘貴雨又一次出現瞭,帶著鋪蓋等傢當來到房似錦工作的門店。在房似錦為弟弟支付20多萬元的房款首付後,潘貴雨覺得這不夠,要房似錦湊齊100萬元,因為她不忍心自己的兒子背負30年的房貸。房似錦拿不出這麼多錢,也不願意再任由潘貴雨盤剝,但潘貴雨撂下狠話,不交錢就不走。她在房似錦的出租房前打瞭鋪蓋,錄瞭視頻鬼哭狼嚎地控訴房似錦不孝。視頻在網絡上發酵,房似錦被網友痛斥,還被領導勒令不處理好傢務事就停職。最終房似錦隻能花錢消災,答應幫弟弟支付房貸,潘貴雨才重回老傢。

          《安傢》中房似錦的媽媽,在她租住的房子門口打地鋪。

          劇情播出後,房似錦她媽又一回上瞭熱搜,網友對潘貴雨恨得牙癢癢。顯然,“極品媽”已成為影視劇中的話題爆點。隻是話題性高,就意味著人設的刻畫是成功的嗎?甚囂塵上的話題背後,可能遺失瞭什麼?

          戳中社會痛點可以實現教化目的

          2016年首播的《歡樂頌》,樊勝美的原生傢庭一直是這部劇熱度最高的話題之一。樊勝美是在上海打拼多年的資深HR,人長得漂亮,工作能力不錯,也有著豐富的社會經驗。但她有著一個拖後腿的傢庭,尤其是哥哥不學無術,到處惹是生非,爛攤子全部都得由樊勝美來收拾。樊勝美苦不堪言,她媽反倒責怪她“心狠”。

          去年熱播的《都挺好》中,蘇明玉的媽媽雖然不是“吸血鬼”式母親,不會在蘇明玉工作後壓榨蘇明玉,但蘇明玉的整個成長過程,幾乎沒有得到過母愛。全傢為瞭供蘇明哲上斯坦福,就把蘇明玉的房間賣瞭;蘇明成工作前去旅遊向父母要錢,蘇母爽快答應瞭,但明玉要錢交高考沖刺班學費,蘇母不答應;明玉成績極好,有望上清華,但蘇母為瞭省學費要她報考本地免費師范……蘇母榨取瞭女兒的一切資源,因為“蘇明玉,你是個女孩”。

          《都挺好》中蘇明玉的母親。

          去年播出的房產中介題材的《我的真朋友》,房產中介店長曾慧敏,簡直是房似錦的“前傳”。她外表冷酷、雷厲風行,但也攤上極品父母。因為她沒出錢給弟弟買房,父母就來門店大鬧,在眾人面前大罵她“沒有良心”。曾母的說辭跟潘貴雨一樣,你是我們養大的,你的錢就該是我們的……

          觀眾不難發現規律:都市劇中的職業女性,常常會被編劇攤派一個極品的原生傢庭。而這樣的刻畫,首先有其現實意義。

          不必諱言,“重男輕女”現象在中國一些地方仍然存在,有太多女性的成長經歷堪稱是一部“血淚史”,被忽視、被冷待、被傷害。哪怕她們經濟獨立,離開瞭原生傢庭,可能依然無法擺脫原生傢庭留下的影響,有的還繼續被原生傢庭“榨取”。

          隨著“她時代”的到來,女性的經濟地位和社會地位不斷提升,影視劇也越來越多關註女性的社會處境和心理需求,從她們的立場發出她們的聲音。這是都市劇“極品媽”紮堆出現的一個原因,以此表達女性對“重男輕女”思想的不滿和反抗。

          《歡樂頌》中樊勝美的母親。

          還應看到的是,電視劇所承擔的寓教於樂的教化功能。就像戴錦華教授說的,“今天的電視劇在相當的程度上履行著說書人的功能,它通過故事給予所謂常識性的日常生活以邏輯,而這個邏輯背後是強有力的意識形態。電視劇如此娛樂、如此單純、如此說教,但也正因為如此,它才是最有效的。”從這些“極品父母”身上,電視機前的許多大叔大媽或許能夠從中看到自己的影子,檢討反思“重男輕女”這一陳腐觀念。

          話題至上會損害藝術性

          但我們也知道,電視劇終究不是時評。電視劇可以引入社會話題討論,但它首先應該是影視創作,有關人物、敘事、邏輯、情感和想象力。一部電視劇如果全是社會話題的堆砌,但人物浮誇、邏輯漏洞百出、想象匱乏,那麼它也是平庸的,它引發的情感共鳴很可能隻是情緒的一種短暫宣泄,抵達不瞭真正的反思。

          《歡樂頌》中樊勝美和母親。

          《歡樂頌》和《都挺好》都是將話題與人物刻畫結合得比較合理的劇集,編劇並未耽溺於引爆話題而忽略復雜人物的塑造。比如《歡樂頌》,原生傢庭的盤剝讓樊勝美一直以來渴望釣一個金龜婿,原生傢庭的不幸導致她的觀念也誤入歧途,讓觀眾不止於控訴,同時反躬自省。《都挺好》中,原生傢庭雖然是蘇明玉一生的隱痛(所以她最後還是回歸傢庭),但她也為觀眾呈現瞭一個女性在傷害中獨立果敢的成長。同時,蘇母的形象也不是單薄的,蘇明玉的出生讓她的人生發生“突轉”,她才將自己下半生的不幸歸咎於蘇明玉。

          但坦白講,到瞭《安傢》中,看到潘貴雨“作妖”,筆者已經略微感到“麻木”瞭,因為人物漸漸成為話題的工具。為瞭引發討論,編劇將潘貴雨這個人物往極端裡刻畫。比如房似錦出生時她想溺死房似錦,房似錦工作後她極盡盤剝,不要說母愛瞭,一點最基本的憐憫之心都沒有,仿佛房似錦是她有著血海深仇的敵人。

          《安傢》中房似錦的母親找女兒“討債”。

          六六雖說她寫的都有真實案例,但拿“個案”當“普遍”,本身就是一種立意偏差。它除瞭強化“父母皆禍害”外,某種程度上,也將那些“重男輕女”的父母都臉譜化瞭。真實的情況是,很多父母既“重男輕女”也疼愛著孩子,很多女孩子既得到愛也遭受不公——這才是她們成長後對原生傢庭愛恨交織、想割舍卻又於心不忍的根源。但編劇徹底犧牲瞭這一復雜性。這也讓房似錦的人設出現裂縫,她在工作上如此“人狠話不多”,遇到潘貴雨卻“人為刀俎我為魚肉”,一點主觀能動性都沒有,實在叫觀眾意難平。

          的確,強大的沖突和話題刺激,能夠輕易挑起觀眾的情緒,但話題至上的不足是,它無法看清人性的細微和復雜,對細節繁衍瞭事,也對復雜的世界缺乏足夠的尊重。它跟流行的標題黨很像,本質上是創作的偷懶。

          □曾於裡(劇評人)

          新京報編輯 吳龍珍 校對 吳興發

          欲要知曉更多《從樊勝美到房似錦 “極品媽”的人設已廉價》的更多資訊,請持續關註的八卦新聞欄目,小編將持續為您更新更多的八卦新聞。